十年电影人,始觉道中妙----生命、作品、从容

一种新的前所未有的审慎表达方式

在电影术发明之前,人们大都依靠绘画、雕塑来描摹外部世界,抑或反映内心世界情感的细枝末节。摄影术的诞生或者说活动影像电影的问世,在某种程度上极大的催生了我们人类窥探的认识欲,慢慢的开始尝试用一种新的影像语言,去解读人与自然,人与社会,人与人的关系,这是人类迄今为止一种新的前所未有的审慎表达方式。

十年电影人,始觉道中妙----生命、作品、从容

精神的沦丧,文化的缺失。

电影历经了百余年的发展、革新、传承,直至今日有志之士们依然在探索新的类型,新的语言,新的可能,这就是让无数电影人欲罢不能,不断尝试的理由。在电影应该承担的社会功能的层面上,当下鼓舞人关怀人,闪耀人性光芒的电影太少,纵观中国电影体制内的官员,投资方,导演,院线,更看重市场,一味去追求高额票房的回报。纵览国内十年之内的电影,我们很难找出一两部能感动你温暖你的经典电影,这不得不说是中国电影界的悲哀,一种精神的沦丧,文化的缺失。

电影应更接近生命本真的表达。

电影是我们的第三只眼,它可以让我们看到生命历程中忽略掉的不经意的人与物,看到映照世界的模样及关照自身的反省。电影做到比较高级的层次时,是从容。从容又恰恰是生命个体开悟之后的良性状态。归根到底,电影本体还是该回归到拍人,讲人,悟人的境地,所以说,电影应更接近生命本真的表达。

秒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快三 北京快乐8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75秒飞艇 极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